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资讯 >
行业资讯

汽车频道·南方网

时间:2019-10-02 23:45

  面对能源短缺、油价日益高涨的世界性问题,燃料乙醇作为一种重要的替代能源,在我国无疑有着极为广阔的发展前景。到“十一五”末期,中国燃料乙醇的年产能将从目前的102万吨达到500万吨,成为仅次于巴西、美国的第三大燃料乙醇生产和使用国。

  然而,中国汽车新能源正遭遇困局:一方面是耕地日趋减少、玉米原料紧张、粮食涨价;另一方面是以玉米、小麦等粮食为加工原料的燃料乙醇项目纷纷上马、燃料乙醇对粮食原料的需求量与日俱增,车与人“争口粮”,燃料乙醇进退两难。

  掺入10%燃料乙醇的乙醇汽油成为中国能源替代战略的着力点之一。作为一种生物质能源的燃料乙醇,原料来自玉米、薯类等作物。用这种可再生能源部分替代成品油,不仅有助于缓解日益增长的成品油需求,还可以使汽车尾气中一氧化碳排放量下降30%以上,碳氢化合物排放量下降10%以上。随着它的推广,可以大量节省大中城市治理空气污染的费用。

  从燃料乙醇发展看,其作为一种替代能源确实具有一定潜力。但任何一个国家首先是要保障自身的粮食安全,也就是说在粮食安全和能源安全问题上,粮食安全具有更重要的地位。燃料乙醇对原料的需求量很大,我国目前面临耕地减少的问题,粮食产量在逐年下降,因此建设乙醇生产基地需考虑原材料是十分现实的问题。

  2001年国内酒精原料中玉米原料占总量的比重为59%,到2006年,这一比重已经上升到79%。“现在的关键是粮食从哪儿来?”一位曾在某燃料乙醇生产厂工作的高级管理人士介绍,目前国内的玉米都是非转基因的,非常适合人畜食用,作为燃料乙醇的生产原料显然“大材小用”。粮食是国家的重要物资,用粮食去大批量生产乙醇不妥。

  据国内有关研究机构预测:“十一五”期间,我国玉米缺口在350万吨左右,将由玉米的净出口国转变为净进口国。此外,加工企业抢购粮源,使玉米价格将扶摇直上。受玉米供应缺口及价格大幅上涨影响,中国在生物燃料、混合动力、电池车等几种汽车新能源方案中,会选择哪种作为主要发展方向,又成为业界关注的一个焦点。

  去年年底,国家发改委、农业部、税务总局、林业局印发《关于发展生物质能源和生物化工财政扶持政策》,将“坚持不与粮争地,促进能源与粮食‘双赢’”放在三原则的首位。同时,国家发改委12月18日下发的《关于加强玉米加工项目建设管理的紧急通知》明确提出,我国将“坚持非粮为主,积极稳妥推动生物燃料乙醇产业发展”,并立即暂停核准和备案玉米加工项目,对在建和拟建项目进行全面清理。通知要求,“十五”期间建设的4家以消化陈化粮为主的燃料乙醇生产企业,未经国家核准不得增加产能。

  相关部委鉴于目前危及粮食安全的严峻形势对国内一些地方盲目发展玉米加工乙醇能力的态势实施紧急刹车,令生产企业猝不及防、东倒西歪。

  粮食问题直接关系到整个社会与国家经济的稳定,这也许是国家部委对发展玉米加工乙醇能力紧急刹车的最根本原因。去年玉米和大豆的国际期货价格大幅飙升,受此影响,国内市场的玉米价格也一路走高,有资料称,由于主要原料玉米的价格上涨,国内四大定点乙醇生产厂全部亏损,为了不进一步刺激玉米需求,国家发改委此前已经叫停了一些中小乙醇生产项目。

  国内一家大粮食集团的老总说:“人不应该那么愚蠢,用宝贵的粮食去填机器。”他显然不赞成将大量的玉米转换成供汽车使用的燃料乙醇。这位老总说出了一个道理,即燃料乙醇存在的前提是拥有大量的富余粮食,因为生产1吨乙醇需要3吨以上的粮食,美国人均耕地1.64公顷尚且如此,如果在人均耕地面积只有1.43亩的中国,不加节制地推行燃料乙醇,可能带来的后果可想而知。目前很多企业盲目上马新项目,已经涉及到粮食安全问题,从大方向来看,不能再用粮食做燃料乙醇。用非粮物质替代石油将是长远的方向。

  目前有关部门正着手研究、开发汽车用甘蔗燃料乙醇。我国目前甘蔗年产量在8500万吨左右,仅产食用酒精50多万吨。若技术攻关成功,成本控制得当,用甘蔗生产燃料乙醇,将会有很好的发展前景。但问题在于;我国甘蔗种植面积十分有限,主要集中在广西、云南等少数几个省份,而且随着国内食糖消费量大幅增加,价格也将一路上扬,生产成本将可能大大高于玉米制造燃料乙醇。

  纤维素乙醇生产是当前国际前沿技术。掌握这项技术,就可以把废弃的玉米秸秆变成能够替代成品油的燃料乙醇。中粮集团正与丹麦合作,预计纤维素乙醇生产装置不久将在黑龙江肇东投产。一位吉林燃料乙醇有限公司人士也透露:“我们正在上一个项目,是用秸秆生产燃料乙醇的年产3000吨的项目,现在正在审批中。”此外,我国在利用木薯转化为燃料乙醇的工作也已展开,广西木薯燃料乙醇(一期)20万吨项目投资主体评审工作已经完成,正等待审批。木薯在广西、广东,甜高粱在新疆、山东,红薯在云贵川的确有一定的种植规模。“继续推广乙醇汽油是个趋势,非粮生物能源如红薯、木薯、甜高粱、纤维质乙醇是今后发展的重点,今后将加大这方面的科研投入力度。”国家发改委工业司相关人士如是表示。

  而另一方面,相关部委紧急叫停玉米加工乙醇后,政府仍会继续“适度”发展燃料乙醇行业,坚持能源与粮食双赢,“在确保粮食安全的前提下”,国家会采取一些财税扶持政策,支持燃料乙醇的生产和使用。